在古村落里寻找 失落的济南
2017-10-01 08:30:57 来源:舜网-济南时报     敬请关注齐鲁热线官博

在古村落里寻找 失落的济南

  “一个古村落就像一本大书,最恐怖的是,我们还来不及打开这本书,它就已经消失了。”著名作家冯骥才曾经这样忧心中国古村落的现状。2012年6月,参加了一个古村落文化遗产保护的活动之后,钱欢青开始踏上了他的寻访济南古村落之旅,最终成书《古村落里的济南》,该书近日由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。在历时两年半的寻访中,作者踏察了85个古村落,书中呈现了古村落的古朴厚重和山清水秀,还有某种程度上物质形态和传统精神的双重失落。

  两年半踏察85个村落

  2012年下半年,济南时报记者钱欢青在报纸上开设了一个名为“古村落里的济南”的专栏。此后两年半的时间里,钱欢青走遍散落在济南的85个或大或小、或偏僻或荒凉的古老村落。如今,这个专栏集结成书,精选专栏中的70个古村落,书名就用了栏目名《古村落里的济南》。

  说起探访济南古村落的缘由,钱欢青说和著名作家冯骥才有关。2012年6月,“中国北方村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论坛”在济南举办,冯骥才参加了此次会议。接受钱欢青采访时,冯骥才对古村落的话题满脸焦灼和热切,一番话让他印象深刻。“古村落已经处于最危急的状态:在2000年的时候,我国拥有360万个自然村,但到了2010年,这一数字变成了270万。”这段话让钱欢青久久难以释怀,于是他决定开始寻访济南古村落的历程。

  “我想把每一个村子都作为一个时代的切片,让它从历史一直映照到现在,让人看得见丰富的传统承载和文化断裂,看得见在时间流逝、时代变迁中,人心与自然的涌动。”钱欢青说,但是越到后期他越发感觉到,留存在乡村的老建筑已经相对较少,不少大家族的高门宅院不是被扒,就是被分割成不同的小单元。与此同时,勾连在建筑这一有形物质上的无形的精神传统,也在时代的凶猛浪潮中被冲击得七零八落。钱欢青感受到,这是物质形态和传统精神的双重失落,古村落已经陷入“危机形态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怀揣着对济南古村落真挚热爱情怀的钱欢青是浙江人,1998年上大学时才来到济南。自小成长在浙江乡村,后来寄居在北方城市,钱欢青觉得很难再回到村里生活,就像止庵先生《月札》诗,“时针指向十二点半/没有什么不放心/在梦与梦之间就像在城市与城市之间/我们醒来就是流浪者”。他觉得,即便这些古村落的故事大多平凡,仍然不该被轰然向前的时代所遗忘。

  宗祠大院村落里的浓厚古韵味

  在古代,逢年过节时一个家族的族人都会到宗族的祠堂里祭祖。一个村子里若是有个祠堂,厚重的古村落意味便浓浓地铺展开来。钱欢青就寻访到了这样的几个济南古村落。

  章丘绣惠镇有个茂李庄,庄里有14000多人口,李姓人口比例高达95%,茂李庄的李姓历史久远、根深叶茂,至今保持着逢年过节聚集在李氏祠堂祭祖的习俗。李氏祠堂创建于清咸丰初年(1855年左右),距今已有160余年历史。祠堂大门为三开间,均带抱厦门,悬“李氏先祠”匾于门上。过大门有甬路直通过厅。过厅前植苍松翠柏,两过各有拱门与后院相通。东拱门匾额刻“柱史遗迹”、“迪维前光”,西拱门匾额刻“世德作求”、“紫满函关”。两拱门内俱有龙爪槐,枝干盘曲,宛如虬龙,1982年,它们被济南市林业局确认为济南市龙爪槐之冠。

  在李氏祠堂的院子里,有一块长方形的大石板。这块石板就是“卧龙榻”。为何叫这么个名字?因为据说当年朱元璋曾在这块石板上睡过觉。虽然只是个传说,不过村民们对此深信不疑。给村子寻找一段值得荣耀的历史,也许是每个处在社会结构最基层的村落都有的梦想。

  章丘北部的柳塘口村也有一座著名的宗祠叫纪氏宗祠。纪氏宗祠在柳塘口村委会院子的北侧,雕梁画栋。建筑为三开间砖木结构,花脊小瓦,十分雅致。门廊上的雀替连成一片,雕刻精美,还有彩绘。雀替木雕内容均以缠枝为主,但中间部分雕着若干葫芦,两边则雕有牡丹。宗祠门廊两侧墙上,还分别刻着一个“忠”字和一个“孝”字,字体浑厚有力,十分典雅。据说这两个字由明代著名书法家雪蓑所书,但其中那个“孝”字曾经被盗,后来又有人给补上了。

  不管是不是传说,宗祠总是和历史名人有关。据说纪氏宗祠的匾额和对联是纪晓岚手书的,相传纪晓岚被贬时路过柳塘口人纪龙彪开的店,两人相谈甚欢又是同姓,所以纪龙彪请纪晓岚题了匾额和对联。

  泉水滋养下灵动秀美的古村落

  济南的古村落虽然有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双重消失的遗憾,不过也有只属于古村落的那一份灵动和美好。

  拔槊泉村几乎是济南的古村落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个了——这是济南海拔最高的行政村,海拔780米。“驶到一处稍平坦的山脊,但见前面一座牌坊拔地而起,上写‘拔槊泉村’四个大字。此时放眼望去,在山脚时感觉到的‘崇山峻岭’,已然成为一个个低矮的小山头。再往前走就进了村,随走随望,远处层峦叠嶂,竟已在自己脚下!”《古村落里的济南》一书中钱欢青这样描述拔槊泉村。

  拔槊泉的命名和李世民有关。传说当年李世民率军东征被敌军追杀到此,人困马乏。李世民顺手抓过身边将士的槊,绝望地往地上一插,不料一股清澈的泉水随槊而出!故而此泉得名为拔槊泉。拔槊泉村隐身在群山之巅,风景秀美,每年春天站在村里高处北望,远处层峦叠嶂,黄的迎春花,白的杏花,怒放在山间丛林,美不胜收。

  泉眼儿是古村落最常见的风景线之一。两个黄鹂鸣翠柳,长清区有个黄鹂泉村,可惜这般诗意美好的名字现已更名为“黄立泉村”。村人说,很久很久以前,村后山中有一眼旺盛的山泉,常有漂亮的黄鹂鸟来此饮山泉水,久之,泉被命名为黄鹂泉。黄鹂泉旁边原来还有个书院,书声琅琅、泉水湍湍,好一幅诗情画意山居耕读图。庆幸的是,黄鹂泉仍在。泉水隐没在满山的核桃树中,位于一面不高的石壁之下。泉水清清,水势却不再旺盛,找不到任何记载泉水的碑刻,只是在黄鹂泉西侧不远,还立着一块“重修黄鹂泉书院”碑,石碑立于清光绪二十三年(公元1897年),可惜书院也早已不在。

  在钱欢青探访古村落的足迹中,因泉水而古老灵动的古村落屡见不鲜,像市中区的斗母泉村、长清区的润玉泉村、历城区的玉河泉村……泉水汩汩百年千年,记录着时光中的古村落。

  链接

  朱家峪位置:章丘官庄镇古村落特色:村子三面环山,自古重视教育,村中体量最大的一组老建筑是山阴学校。朱家峪古建筑十分密集,文昌阁建于清道光十八年,朱氏家祠建于光绪八年,关帝庙建于明代,复修于清嘉庆十三年,村中立交桥,则建于康熙年间。村中上百年的老宅子数不胜数。

  东鹅庄位置:章丘埠村街道办事处

  古村落特色:村子有着上千年历史,明朝著名文学家、戏曲家李开先老家就是东鹅庄。东鹅庄幼儿园院子里,有一处著名的古建筑——常道观大殿。著名古建筑学家梁思成与夫人林徽因曾于1936年6月下旬来此考察,并在《中国建筑艺术图集》中专门对常道观建筑的特点进行了论述。

  斗母泉村位置:市中区兴隆街道办事处

  古村落特色:村子在山上,是一个几乎立于群山之巅的小村落,因斗母泉而闻名。斗母泉原名窦姑泉,别名大泉,清乾隆《历城县志》、道光《济南府志》里均有记载。该泉常年涌流,四季不涸。斗母泉下有斗母宫,院子里有很多石碑,众碑之中,年代最早者当属大清康熙十五年之“重修斗母殿”碑。

  孔子山村位置:平阴县孔村镇

  古村落特色:原名紫盖山村。山不高,但这里有曲阜以外的唯一一处孔子教书堂遗址,因曾建有孔子庙、孔子塑像、竖“杏坛遗响”碑而享有盛名。孔子曾经三游紫盖山,传说邑人听闻孔子的车马声,挂起灯笼为孔子照明。直至今天,平阴县仍有除夕夜在家门口点火堆、为圣贤“照庭”的习俗。

原标题:在古村落里寻找 失落的济南

编辑: 吴皎励